甜圈圈

喜欢鲶骨鲶的第二年,也请多多关照~同时也是高三狗的一个,为明年六月准备着(=゚ω゚)ノ。 目前的愿望是太太们可以继续喜欢我推!

ps:cp洁癖重症患者,cp脑晚期

不可以拆开他们!!

赤花症

继续ooc,超级我流式鲶骨鲶,似乎偏鲶骨所以只打了一个tag,be结局预定。

骨喰藤四郎觉得他的兄弟最近有点奇怪。

从把不喜欢吃的青椒丢在桌上到有意把他的笔记用笔画上一个猪头,他的兄弟似乎有意在做他不喜欢的事情。

当他想找到他兄弟时,或者是无意间的相遇,对方都在有意地避开他。

“兄弟。”

在自家兄弟飞速逃向楼上房间前,骨喰把他截住了。

一向开朗的鲶尾只是偏过头去,小声地嘟囔了什么,骨喰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抹红色。

顺着鲶尾眼光看过去,是花瓶内的玫瑰花,今天似乎是父母的结婚纪念日。像火一样的鲜红色在花瓶内盛开,还没等骨喰回过神,耳边就传来了关门声。

从那天起,对方的恶作剧似乎变本加厉。

因为是双生子,彼此了解互相的喜恶,鲶尾总是知道骨喰讨厌什么,他试着将骨喰的所有东西都藏起来,把它们都毁掉。

但是骨喰也知道那是恶作剧,从一同出生起,鲶尾对他从来没有秘密,他知道兄弟只是在开玩笑,像以前任何一次一样。

所以当对方把钥匙锁进储物箱,把自己最喜欢的工艺品砸个粉碎,骨喰只是像以前一样联系父母,将碎片收集好丢掉。

垃圾箱内似乎总是有什么花的枝条,上面的刺挺立着,最近有什么节日吗?

骨喰见到鲶尾的次数越来越少了,以前无论在哪里似乎都会有他的影子,对方似乎将自己完全困进自己的房间了。

直到那一天,当他发现自己的兄弟进入了自己的房间,在注视中慌乱地将日记本关上时,从衣服中生出的荆棘以及…那朵一直盛开在眼瞳中的花。

对方发现了站在门口的自己,慌忙地解释道“抱…抱歉”眼中是掩盖不住的慌乱,以及另一种东西。

那是什么呢,上一次是在花火大会上被烟花爆炸声掩盖的言语时夹杂的眼神里,还有在夏日午后欲言又止的神情中,以及春天樱花背景下的笑颜中。

然后,他想起了自己在日记里的话。

从很久很久以前,他就开始喜欢鲶尾了。

从他赶走欺负他的坏孩子,从他无心地讲出喜欢开始,从他温暖的微笑开始,骨喰就喜欢鲶尾了。

因为感觉脸庞上悄然而至的微热,而打断的思路回到了凌乱的房间。

为什么在眼睛里会有花?兄弟的身上为什么会有荆棘?

疑问一个接着一个涌出来。

“因为是赤花症啊,”在第二天,同学那么说到。“诶,是没有什么办法治好的啦,除了所爱之人的狠。”

因为爱所生的花朵,以狠来毁灭。

刹那间一切都恰好吻合,问题有了解答。

骨喰感到不知所措,他似乎能感受兄弟的痛苦以及矛盾,对于他们来说,本不应该有秘密。

最后的最后,是鲶尾敲了骨喰的门。荆棘越生越多,连衣服都不能再掩饰了。

“嗨,骨喰。”这是他们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言语交流,鲶尾带着像以前一样的笑容,只是脸色苍白了几分。

“兄弟。”

“在生我的气吗?”对方小心翼翼地试探道。

“没有。”

在短暂的沉默后

“兄弟为什么不告诉我呢?”

“不告诉什么呢?”鲶尾装作不知情。

“兄弟的病,以及——”

“兄弟喜欢我。”几乎是不假思索,没有想象中的犹豫不决,骨喰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。

面前的少年在惊讶之后将笑容又加深了一重。

“骨喰明明也喜欢我。”

他微微地偏过头,“以前我只是猜测,但是后来我知道了,骨喰的心意。”

“所以,我可以抱你一下吗?”

骨喰点点头,同意了自家兄弟的提议。虽然对方被荆棘覆盖,刺扎进皮肤以及薄衬衫,也许这种痛不及它生长时的万分之一。

分心的一霎,对方吻住了他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这是第一次告白,第一次接吻,也是最后一次。

几天后鲶尾死了,死因是心脏骤停,或许不是这个,死亡通知书是这么写的,人们也是这么说的,只是少年那天的以及过去的点点滴滴汇入骨喰的脑海。

在悲伤之后,生活回到了之前的样子,世界还是那么转动,从不会为谁哀伤。





在看到镜子里自己眼中的那抹红色时,他轻轻地一笑,“兄弟。”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道。





这里是甜圈圈,虽然逛鲶骨鲶一年了,却只停留在点赞和存图。因为是高三了,我妈也劝我放弃杂念。文风不行我知道,但我真的希望表达一下对他们的喜欢,圈子很冷但是各位太太都超级好!(ฅ>ω<*ฅ)文也好图也好,希望大家可以继续喜欢!等我下次回来可能是寒假了,虽然不知道永远是多久,但我真的会永远喜欢他们。

世间荣誉的桂冠,都是由荆棘编织而成的。
画了我骨,是有点不像。(´・_・`)

无题(挖坑不填)

ooc到极致,我流式鲶骨鲶
没事写的文风真的不行
沙雕文1 侦探,法医梗
十一点
骨喰藤四郎走出太平间。
深夜的医院很安静,气氛颇适宜恐怖片的氛围,如果把这个安静的背景再换成几声尖叫,就是一部完美的三流惊悚电影。
深秋时节气候有许些冷了,他快步走向电梯,希望快点结束今天的工作。
“死者的身份已经得到了吗”
一个声音冷不丁地在寂静中出现。
好像是个少年,年纪不大,是在玩什么侦探游戏吗?
骨喰想。
自己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,对方仍不屈不挠地跟上来,似乎急切地希望这个答案。
这时候才看清楚对方的脸。
十六七岁的样子,个子不高。
至少他可以平视。
骨喰在心里轻笑一声,自己居然还在开玩笑。
“还没有,这不是法医的责任”
“抱歉啦,我才刚知道这个案件。”对方爽朗地开口道:“烛台切先生告诉我时只说尸体在这。”
“…”
“哦…我们还不认识吧,我叫鲶尾藤四郎,是烛台切先生的助手!
对方是不是太自然熟了点
“骨喰藤四郎,法医”
鲶尾的笑容又加深了几分,用他之前那样的嗓音发出笑声。
“感觉这种氛围像是偶像剧里男女主角相遇时诶”
什么乱七八糟的反应
骨喰扫了他一眼
被谈话人的眼神看着,鲶尾讪讪地闭了嘴。
两人陷入了沉默
最后打破沉默的是骨喰,
“很晚了,需要送你回家吗?”
“诶诶诶——”对方似乎很惊讶,发出怪叫,有点吵。
骨喰皱眉
“难道骨喰君觉得真的我是小说女主吗?”
Tbc
设定骨喰是法医,鲶尾是天才侦探少年什么的…国庆节三天假的我还在这颓废ˊ_>ˋ

新年快乐(・ิϖ・ิ)っ(特别的晚)30分钟的……糟心画作

试着画点什么,手法没一点长进ˊ_>ˋ

画了个燕姐,画渣勿喷(>_<)